司成医医医医

一个资深邪吹,除了吹邪啥也不想干。

是前段时间试的奈布,朋友出的医生

今天玩游戏快被气死了……
地图湖景村,开局医生被抓也就算了,后来我遛人的时候密码机还解的特别慢,然后屠夫看抓不到我就不抓了,找到了园丁,我出去挡刀被挂
我就在椅子上看到祭司一直在船上玩她的技能,一下上去了一下下来了,快有乌鸦的时候她就去碰密码机
我死的时候还差一条密码,然后园丁接着被抓,祭司最后死,举报了也不知道成功没有,真恶心人:)

老吴生日快乐!!!
呜呜呜呜呜我紧赶慢赶还是没能在今天之前完成,手书还差两分多钟ค(TㅅT)ค
从三分钟的剧情里截了一段放上来,是一个老张以为是单恋但实际上是双向暗恋的事,完整的剧情有扯到三日静寂和老张一些个人的想法
画技不精请多多包涵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歌名是:life,很好听的一首歌!

最近忙着过年和画手书都没时间画贺图,迟到了好久_(:з」∠)_
祝大家新年快乐啊,新的一年希望大家还是继续爱瓶邪(´∀`)ノ⌒◎✧

是在做的一个手书里的图,能力有限,尽力在画了,朋友说这个胖子好帅,因为我真的不会画胖子啊(´;︵;`)

忘了接的是哪章了

在纸上写好了以后一直没导入手机_(:з」∠)_

——
#重启碎碎念#
——
“咱们得在这,把心里话都说出来。”
说完这句话我觉得我应该喘的跟个风箱一样,但其实我已经没有力气那么喘了,再轻微的呼吸传到肺里也会带起一阵灼烧般的疼痛,我知道我这次有可能缓不过去了。
以前被我强压下去的好奇心也在此刻全冒了头,死我到是不怕,其实早在挺久以前我就有想过自己会怎么死。虽然我的朋友们会接受不了,但是我自己已经能很平淡的面对这个事。
仔细想想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,现在得知了问油瓶和瞎子两人还活看,更是让我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,我相信他们俩一定能把胖子一块带出去。而我,或许也可以去见一下潘子,好好跟他说说这些年发生的事。
而现在我只想向他们几个问题,我抬头看着闷油瓶:“小哥,你……”
我话还没说完闷油瓶便脸色极为难看的凑近打断了我。
看着他脸色我下意识以为他要揍我,条件反射就要伸手去挡。
没想到他直接按住了我的手,脸一下凑的极近,随后我嘴上便贴上来一个柔软微凉的东西,意识到那是什么后我整个人懵了,心想不是我疯了就是闷油瓶疯了。
我有些压抑不住的咳嗽此刻也全被压了回去,就在我的脑子里跑火车没想到闷油瓶是这样的人时,他用舌翘开了我的嘴度了一口温热的液体过来。
咸咸的带着浓重的血腥味,我几乎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。
这是闷油瓶的血。

胖子录完像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跑去巴乃了,留下老张一个人面对暴怒的老吴……

——
原梗是女友醉酒实录,超可爱的!!!
老吴说的学生是指黎簇w

昨天画的一组情头_(:з」∠)_
老是把握不好画风,很纠结,基本上一天一变了

偷亲不成反被…
画崩了抱歉呜呜呜呜,以后有机会的话还会再画一次

大张哥捡回来一只纯良的人鱼,然而实际上……
其实就是老吴在老张面前是盗邪,在别人面前是邪帝的设定,老吴尾巴是是夕烧色,很漂亮的类似阳光的颜色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