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成医医医医

一个资深邪吹,除了吹邪啥也不想干。

忘了接的是哪章了

在纸上写好了以后一直没导入手机_(:з」∠)_

——
#重启碎碎念#
——
“咱们得在这,把心里话都说出来。”
说完这句话我觉得我应该喘的跟个风箱一样,但其实我已经没有力气那么喘了,再轻微的呼吸传到肺里也会带起一阵灼烧般的疼痛,我知道我这次有可能缓不过去了。
以前被我强压下去的好奇心也在此刻全冒了头,死我到是不怕,其实早在挺久以前我就有想过自己会怎么死。虽然我的朋友们会接受不了,但是我自己已经能很平淡的面对这个事。
仔细想想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,现在得知了问油瓶和瞎子两人还活看,更是让我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,我相信他们俩一定能把胖子一块带出去。而我,或许也可以去见一下潘子,好好跟他说说这些年发生的事。
而现在我只想向他们几个问题,我抬头看着闷油瓶:“小哥,你……”
我话还没说完闷油瓶便脸色极为难看的凑近打断了我。
看着他脸色我下意识以为他要揍我,条件反射就要伸手去挡。
没想到他直接按住了我的手,脸一下凑的极近,随后我嘴上便贴上来一个柔软微凉的东西,意识到那是什么后我整个人懵了,心想不是我疯了就是闷油瓶疯了。
我有些压抑不住的咳嗽此刻也全被压了回去,就在我的脑子里跑火车没想到闷油瓶是这样的人时,他用舌翘开了我的嘴度了一口温热的液体过来。
咸咸的带着浓重的血腥味,我几乎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。
这是闷油瓶的血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