莱戈拉斯不高兴

司成医‖瓶邪佐鸣瑟莱瑞金云亮‖近期沉迷凹凸世界

十年

    吴邪终究是打开了青铜门遵守了十年前的约定,当他看到门后的人时,自以为已变得冷硬的心肠居然有一丝胆怯,鼻头有些发酸。他深吸了口气或许还带着自己也没察觉的颤音唤道:“小哥。”

    张起灵一直在看天,即使门开了也不去理会,听到喊声才往后瞥去一眼,门外反着光,依稀只能看出是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,有些眼熟,应该是失忆之前认识的人,他恩了一声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 一见这反应吴邪就将事情猜出了七八分,这该死的闷油瓶子恐怕是又失忆了,他苦笑一声心里凉了些许,“小哥,我是来替你的人。”

    他从行李包中翻出几张火车票、大衣,还有几份地图和一沓纸钞顺带着一张身份证。他将大衣披在张起灵身上细细给他扣好扣子,一如多年前他为他整理领带一样。张起灵垂目看着他也不出声,吴邪将其他东西递给他,他也只是安静接过。

    “地图有两份,一份是长白山这的,一份是杭州的,火车已经给你订好了只需要去坐,你不是黑户吗?我给你办了张身份证,以后就不需要躲躲藏藏了,还有这些钱,虽然不多但也够你到杭州了,你记得去我铺子,我房间床头柜那有银行卡和房产证,还有其他东西你自己去看,银行卡密码是六个零,没事别去倒斗了记忆再重要也比不过命不是?”

    他拍拍张起灵的肩,“好了小哥,你走吧。”

    张起灵转身走出门外,顿了下回头,那人果然还在看着他,“你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 吴邪愣了下,此时门已经在合拢了,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灿烂的微笑,也不管门外那人看不看的到。

    “吴邪,我叫吴邪。”


——END

两年前的随笔。


评论

热度(7)